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动物之最

它们是“最孤独的动物”,全世界仅剩3只......

2018-07-07 22:38编辑:xh1997.com人气:


▲2006年9月在苏州西园寺举行的第一次斑鳖研讨会

他们热切关注着的斑鳖看上去并不稀奇。人们更熟悉的是它的近亲中华鳖(民间俗称为“王八”),毕竟早在先秦,中华鳖就被当作一道美味的下酒菜。相较中华鳖,斑鳖的头部散布着黄绿色斑纹,瞧着更大一些,也更笨拙一些。

不过就是种“大型王八”,到底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呢?动物学家们可不这么想。当苏州动物园面临搬迁时,他们为园里中国仅存的最后两只斑鳖犯了难。今年3月,斑鳖繁育专家组的外方负责人杰拉德·库克林(Gerald Kuchling)特地从澳大利亚飞来苏州,建议给斑鳖准备过渡性场地。一番折腾后,斑鳖被搬去了临时展区,红外线摄像机24小时监控着,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,麻烦可就大了。

现如今斑鳖的超然地位自然得益于2006年第一次斑鳖研讨会。解焱是这次研讨会的发起人,她当时担任WCS(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)中国项目主任,挨个上门把农业部、中国动物园协会、TSA(国际龟鳖联盟)都请了过来。尽管斑鳖在古籍中就时有记载,并被视为传说中龙之九子当中老六“赑屃”的瑞兽,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斑鳖似乎被整个世界遗忘了。在第一次研讨会召开的15年前,人们还将斑鳖和另一种大型鳖类——鼋混为一谈,直到苏州科技学院的赵肯堂教授对两只“癞头鼋”标本做了仔细研究,才为斑鳖正了名。

两亿年前,斑鳖沿着古地中海北岸分布,和恐龙共同生活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。随着印度次大陆的北移契入,青藏高原隆起,形成了一条天然的隔离带。斑鳖偏安红河一隅,血缘最近的亲戚是青藏高原另一头的幼发拉底河斑鳖,两者在此后的数百万年间遥遥相望。在400万到140万年前,金沙江改道,扬子江上游袭夺,江水裹着泥沙冲进长江。在如此剧烈的地质震荡中,居无定所的斑鳖又在长江流域繁衍了起来。

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淡水鳖,斑鳖凭借生命的韧性躲过了覆灭恐龙的白垩纪灾难,但却很有可能会和其余15000种物种一起,在这次人类一手炮制的“第六次生物大灭绝”中彻底消失。

会议上做了一次统计,清点了中国现存的已知斑鳖——数字是可怜的“4”。动物学家们意识到,他们必须要开始做点什么了。

但紧接着,坏消息一个接一个传来。

上海动物园的雌性斑鳖没有熬过2006年的冬天,传言寿命超过了200岁;苏州西园寺本有一对名为“方方”和“圆圆”的“夫妻”,但在第二年雄鳖“方方”死亡后,人们再也没能看到“圆圆”的身影。

“4”在不到一年间,又急剧地降为了“1”。这个“1”,是苏州动物园一只110岁的年迈雄鳖。苏州动物园的前身是昌善局,在当地民间传说里,这只雄鳖是在光绪年间和数十个同伴一同在此被放生的。

整个物种只剩下一个雄性了,还能怎么繁衍生息?

黄山学院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院长吕顺清曾任WCS两栖爬行动物项目协调员,他参与了2007年1月举行的第二次斑鳖研讨会,并接过了斑鳖繁育专家组中方负责人的重任。在此之前,中国动物园协会已向下属的所有动物园发文,要求拍摄并上传园中“鼋”的照片。在会议上,来自全国各地的照片在专家们手中传阅着,突然,一张来自长沙动物园的照片吸引了吕顺清:看这头部的斑纹,看这吻突的形状,明明是只斑鳖,不是鼋啊!

尽管在心里认定了是斑鳖,但做科研的,“光看照片不严谨”,吕顺清没敢妄下定论。他思来想去,还是要去现场看看。会议结束,他临时买了机票,第二天就和来自TSA的专家组外方负责人杰拉德·库克林一同飞往了长沙。

斑鳖的生存策略是“R选择”,即产生的后代多,但存活率低,人工干预则可以迅速提升存活率。如果是雄鳖的话,算是竹篮打水一场空,如果是雌鳖的话……这个物种岂不是有救了?与会的专家们都屏息期待着。几小时后,从长沙前线传来了令人振奋的消息:这的确是一只斑鳖,还是一只90岁左右、正在产卵的雌性斑鳖!

让吕顺清、库克林以及所有专家组成员没有想到的是,在此后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,他们的命运会和这种动物紧紧地捆绑在一起。

婚礼

那是一场举世瞩目的“婚礼”。在此之前的15个月间,专家们一致同意要将两只斑鳖放到一块进行交配,但秉着“奇货可居”的心态,两家动物园对于到底该把哪只斑鳖送走争执不休。最后是苏州动物园提出“雄鳖岁数太大,身体状况差”,中国动物园协会介入后才一锤定音,定于2008年5月5日,将雌鳖从长沙送至苏州。

解焱向我回忆,那时候他们的目标是“拿这个物种来做一个特别大的宣传”“弄得全球都很那个”,甚至考虑通过摄像头进行一场声势浩大的直播。

(来源:世界之最网)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已推荐
0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www.xh1997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